《师父》:武林末时代

独出机杼的武林末时代。

文/梦里诗书

民国的武林江湖以是日薄西山,《师父》正是以这样一个动荡的时代背景为契机,将一段师徒的恩怨情仇以凌厉的武术近乎真实的呈于银幕,电影不仅在武斗动作上为人酣畅淋漓,那悲情基色的渲染更是奠定了《师父》的内在情怀,构筑了这场独出机杼的武林末时代。

电影最为人惊艳的便是其在动作戏码上的精彩,这种出彩有别于一味套路式缠斗的花拳绣腿,亦未尝是以过于血腥暴力的渲染来博人眼球,他是一种干净凌厉,招招见真章的真功夫,使动作真正做到了契合人物剧情的需求,将功夫如鱼得水般的融入到了人物性的塑造中,以此中,观众所得见廖凡饰演的师父陈识是一个有理有节的南派宗师,而非一个只知缠斗粗鄙的武者,这种感观体验犹如《卧虎藏龙》,但又带有着导演所赋予新的内在纵深,形成了电影自成一体在动作设计上的电影美学。

在动作功夫为人称道的同时,绝然不同的剧情亦是为人眼前一亮的,《师父》所一展的不是一腔热血的家国大格局,也并非是一场义气当道的小格局恩怨,电影将民国时代武林的末落与一个渴望逆流而上立门天津的宗师,时代与人物两相契演绎而出的是武林在时代中必然的末落,而电影中的宗师更并非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得道高人,他一样有着凡人的情欲,而那阴谋陷害也好,腥风血雨也摆,当悲剧性的结局呈现而出,造化弄人后的仓惶而去,失败的传承实则标显的亦是一个江湖时代的故去。

凌厉的动作与线条清晰的剧情,使《师父》不失为一部动作佳作,可在人物的拿捏把控尚差了一份火候,廖凡虽然在动作戏码上随能胜任一个武学宗师的形象,但在文戏的演绎上并不尽如人意,对比徐皓峰以往的电影,虽然此作在剧情和功夫上都有着更为娴熟的把控,但对于人物性格的把控依旧是其自我风格的短板,配合廖凡一脸过于“质朴”的形象,使陈识这一人物情绪不够立体,这一问题成为了电影完美中的微瑕。

《师父》不仅以毫无拖泥带水的真功夫为人称道,更将一个武者应有的形象呼之欲出,再现着一个趋于真实的武林传奇,令人得以在光影的世界里重拾一份久违的武侠魅力。

个人评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