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特烦恼》:黄粱一梦屌丝欢

喜剧的渲染之下仅只是一场黄粱一梦的屌丝欢,它能逗人于乐,却无法入人于心。

文/梦里诗书

作为开心麻花的首秀,这部电影确在小品串烧式的演绎下上演了一场极尽欢乐的荒诞喜剧,但能逗乐观众的开心麻花却没能锻造《夏洛特烦恼》内容上的纵深,在喜剧的渲染之下仅只是一场黄粱一梦的屌丝欢,它能逗人于乐,却无法入人于心。

单从喜剧渲染而言,昔日致力舞台喜剧的开心麻花可谓颇为善于把握观众的痒点,他们非常清楚知道观众需要怎样的笑料包袱,而这些新颖的笑料被讨巧的编排于剧情之中,令这部电影在外在上有以出色的节奏掌控感,而早在春晚舞台就已然深入人心的“郝健”沈腾,他的喜剧天赋更在此作穿越自嘲的屌丝之梦中有着淋漓尽致的演绎,这种犹如一段段小品组合的呈现,虽然维系了贯穿始终频繁的笑点,让人有着一气呵成的观感体验,但却难掩电影内在本质上的诟病与匮乏。

欢笑之余,《夏洛特烦恼》的诟病在于被解决的“特烦恼”仅只是一个三观难正的珍惜当下,之所以有感这是一场黄粱一梦的意淫,便在于电影对爱情,理想,人生这些本自美好屌丝式的曲解,因为得不到爱情便将她人设定成了婊,因为一无是处,便否定理想的价值,因为过不好自已的人生,就只能安于现状,如南郭先生般的正能量传递,使之电影在内里上,不仅一无是处,更为人生厌,这与真正的喜剧力作,例如周星驰《少林足球》为人记忆深刻的“做人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真正能在喜剧中传递正能量的理想形成了鲜明比照。

情感与笑料的脱节,令电影在情感上是近乎为零般匮乏的,整部电影围绕的全部核心就在与不要抱怨生活,珍惜当下这个命题为展开,但所有与之的填充仅只是黄粱一梦穿越过往,一段段臆想的笑料包袱虽能一时逗人欢颜,但在电影回归命题后,任何事情都未尝发生改变,一无是处还是一无是处,单只是夏洛心态的回归,使这一情感命题倍显苍白无力,而很大一部分的笑料情节仅只是为了搞怪而营造的荒诞,对于人物情感的推动并没有任何帮助,使得电影在虚幻的梦境中却并不存在感情的实态。

《夏洛特烦恼》营造了一流笑果的外在,内里却是难如人意的,黄粱一梦不能实现的虚幻,如此碎三观的屌丝欢,何以得入心弦。

个人评分: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