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囧》票补或过亿,国内全年“票补”达几十亿

国庆7天长假收官,这7天内,国内电影总票房达18.5亿,平均每天接近3亿,比去年同期增长71.3%。获得票房前四名分别是:《夏洛特烦恼》《港囧》《九层妖塔》《解救吾先生》,由于这四部电影分别在假期前

国庆7天长假收官,这7天内,国内电影总票房达18.5亿,平均每天接近3亿,比去年同期增长71.3%。获得票房前四名分别是:《夏洛特烦恼》《港囧》《九层妖塔》《解救吾先生》,由于这四部电影分别在假期前的9月25日到30日就已上映,截至目前,这4部片的总票房更是接近30亿。

然而,当看到这份最新的“史上最高”成绩单时,小娱内心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兴奋,因为在华丽的数字背后,其实有着巨额的票补。

娱乐资本论获悉,《港囧》背后,猫眼电影、微信电影票、百度糯米等多家电商全网累计投入的票补至少1亿,此外,《夏洛特烦恼》《九层妖塔》《解救吾先生》三部影片也各有3000万至5000万不等的票补安排。

有业内人士称,国内电影市场每年三百多亿的总票房中,仅片方与电商的补贴就有四五十亿。

这一电影营销方式,始于去年国庆档《心花路放》,之后逐渐被电影圈普遍接受,在各家在线购票网站的竞争中,“票补”也是最大武器。

然而,当资本市场“变天”,整个O2O行业的大环境发生变化,甚至就在今天(10月7日),美团和大众点评也传出要合并的消息(美团旗下猫眼和大众点评都有在线售票业务),电影票的高额补贴还能持续多久?

传《港囧》背后票补至少1亿

“等着看吧,《港囧》头三天的票房会超出你们所有人的预期。”在《港囧》上映前几天,小娱就从电影行业内得到这样的消息,片方之所以这么有信心,相当一部分原因,来自影片《港囧》背后的巨额票补。

《港囧》上映首日,拿下2亿票房,打破了华语电影12项纪录,其中有一项是“华语电影预售票房纪录”。此前,保持这一纪录的是《心花路放》,去年这部影片曾拿下1.1亿的预售票房。《港囧》预售超越《心花》,意味着影片还未上映,通过在线购票平台已经锁定了至少1.1亿票房,而这部分预售的电影票,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包含了“票补”的低价票。

根据娱乐资本论的监测,《港囧》在猫眼电影最低票价9.9元,微信电影票最低9元,百度糯米甚至最低至6.6元,而港囧的平均票价为35元。在优惠活动中的这些低价票与平均票价之间大约26元的差价,都将由《港囧》的票补预算来支付。

一位电商平台负责人向娱乐资本论透露,所有的网站给《港囧》的票补累计起来,至少在1亿以上,其中一部分应该是片方自己出的。

与此同时,另一家在线购票平台总监也向娱乐资本论表示,据他了解,《港囧》的票补可能在1.5亿左右。“如果在上映前就确定《港囧》前三天票房会井喷,那么这多家电商平台共同保底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从电商平台这方面来说,观众对《港囧》的期望太高,三天过后,一旦影片口碑不好,保底电商风险比较大;而从《港囧》片方这方面说,同样由于观众期望高,假如前三天票房没有起来的话,后续可能由于马太效应,越来越少。”

《港囧》的“票补”并非孤例,电商网站针对电影票的补贴已是业内常识。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透露:“现在,基本上票房在1000万以上的影片都会有电商补贴,只不过补贴金额大小不同而已。像今年《九层妖塔》和《吾先生》这些影片票补都在5000万左右,国庆档票补最小的应该是《夏洛特》,片方和电商的票补加起来也就3000万左右。”

在上亿补贴之下,今年国庆档的电商票补也出现了一些新玩法,片方不再只和一家电商平台合作,而是选择一个最重要的电商平台做联合发行方,但与其他电商平台之间都会有票补合作。比如,《夏洛特烦恼》的联合发行方有格瓦拉、微信电影票;《解救吴先生》由百度糯米做互联网独家发行;《九层妖塔》背后微信电影票既是联合发行方又是联合出品方。

除了合作方式的变化之外,片方与电商之间的“对贴”比例变小。所谓“对贴”,指的是,票补作为联合发行预算的一部分,会由片方和电商共同承担。按照惯例,片方与电商之间的对贴比例是1:1。比如一共4000万的票补预算,片方会拿出2000万,联合发行的电商也要拿出2000万。

但因为各个影片的实力不同,话语权也不一样,有些强势影片可能都不用片方贴钱,全部票补费用完全由电商承担,以换取一些其他营销上的权益。一位在线购票平台工作人员称:“反正电商在热门档期也要花大量的钱补贴到热门影片身上。像《港囧》这个量级的影片,片方与电商之间的票补对贴比例应该是1:2,或者是1:3,甚至有些电商自己出补贴。”

电商自己掏钱补贴的逻辑是,当竞争对手的售票价格比自己平台要低,势必会让购票用户流到其他平台上,未能获得片方“票补”预算的电商平台,为了保持用户粘性,有时也不得不自己掏钱降低票价。

今年国庆档的一系列票补变化说明,在片方与电商平台的博弈当中,片方似乎占据了更加有利的位置,但同时也能反映出,电商为了争取互联网联合发行权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电商票补越来越普遍,补贴金额也越来越高。今年5月导演高书群曾经发微博质问,有首日不买5000千万票房三天过亿的电影吗?

上述在线购票平台工作人员表示:“现在所有片子都在做票补,你要是不做就很吃亏。在白热化的竞争阶段,各家电商谁也不想掉队,然后就拼命烧钱,一年所有的电商票补能达到20亿左右,加上片方的同比例对贴。也就是说,在每年三百多亿的电影票房中有四五十亿的票补。”

与电影票补的疯狂相比,整个O2O行业的大环境却并不景气。团购、打车………这些与互联网结合的市场甚至开始步入融资“冬季”。

为何打车、外卖的补贴都相继减少,甚至取消,而电影票的补贴却愈演愈烈?接下来,电影票补是否也会进入“冬季”?

国内一家在线购票平台总监对娱乐资本论表示:“从电影方面来看,电影票补来自于片方与电商的共同出资,这部分补贴会通过杠杆作用直接撬动影片最终票房,影片下映之后,片方又会通过分成的方式获得票房收益,弥补前期的补贴支出,甚至大部分情况下还会有所盈余,补贴已经成为片方宣发费用中的固定预算。

“但打车和外卖的补贴不一样,这部分补贴完全来自电商,而且电商平台与这些领域并不属于同一行业,电商无法通过打车和外卖后期的收益中获益,也就无法弥补之前补贴的亏损,这种补贴并不可持续。”

国内电影圈的“票补”的玩法,从去年国庆档的《心花路放》开始,自那时起,几乎每部重点影片上映,或是每到重点档期,各家电商和片方都会砸重金做补贴。

巨额补贴之下,甚至导致一些缺乏“干爹”,补贴资金跟不上的电商逐渐被边缘化。当下的市场竞争格局中,淘宝电影背靠阿里,微信电影票背靠腾讯,百度糯米背靠百度,三家是既有钱,又有流量。

此外,背靠美团的猫眼电影在互联网发行方面起步最早,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格瓦拉背靠华人文化基金,也颇有竞争力。

由于美团此前传说中数亿美元的巨额融资迟迟未能正式达成,猫眼的大规模补贴能否持续曾引发业内关注。但就在10月7日,有消息称,美团将与大众点评合并,估值超150亿美金,这无疑为“票补”大战的持续增添了可能性。

从去年国庆到今年国庆,整整一年时间,电影圈内对于“票补”已经习以为常,而这些“票补”资金的累加,或许将达到几十亿元人民币。

娱乐资本论以各个档期为节点,通过梳理电商与影片联合发行以及票补方面经典案例,探索过去一年中挣个电商O2O的走势。

1、2014年国庆档《心花路放》,电商介入影片联合发行的开始,在线预售票房1.1亿

有消息称,为了拿下和《心花路放》的独家合作,猫眼电影以几千万的投资为基础,由驻地人员和每家影院谈判。

2、2015年春节贺岁档,大众点评、美团竞争激烈

2015年春节贺岁档,大众点评与美团两家电商平台开始掀起价格战。整个档期,双方从低价促销、价格对峙、预售宣传等展开了全方位竞争,共计砸入超过2亿元,传闻《天将雄狮》电商票房补贴高达6000万。

3、2015暑期档,《小时代4》在票补中引入保底机制

作为《小时代4》的互联网联合发行方,淘宝电影承诺保证影片前3天票房达到2.5亿,如果能完成这一承诺,淘宝电影才可以拿回全部的“票补”投入。

4、2015七夕档,《新娘大作战》电商与片方的补贴比例出现变化

七夕档算是全年中的小档期,票房基本上是一天定输赢,这也让票补显得尤为重要。在今年七夕档上映的《新娘大作战》中,片方与电商的“对贴”比例从1:1变为1:2。

艺恩咨询副总裁侯涛表示,电影票补还会存在下去,从片方的角度来讲,它愿意拿出预算补贴票价,去吸引更多观众。但是从电商的角度讲,目前,电影O2O领域还没有形成一两家垄断的情况,所以,接下来应该还会竞争一段时间。“不过,也就到今年吧,明年可能就没有今年这样大规模的烧钱补贴行为了。”侯涛说。

娱乐资本论是国内唯一一个由财经记者和文娱记者共同运营的微信公号。专注于娱乐和财经界的跨界思维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