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说《三体》得雨果奖不值得庆祝

突然传来《三体》得到雨果大奖的消息,却感觉提不起什么劲来。按理说雨果奖也算是全球性的大奖,与星云齐名,被誉为科幻界的诺贝尔,最佳小说更是重中之重奖中之王,最高领奖台上第一次站上来自亚洲的领奖人,原本

突然传来《三体》得到雨果大奖的消息,却感觉提不起什么劲来。按理说雨果奖也算是全球性的大奖,与星云齐名,被誉为科幻界的诺贝尔,最佳小说更是重中之重奖中之王,最高领奖台上第一次站上来自亚洲的领奖人,原本应该是大家一起振奋的幸事,可是,在获奖光环的背后,却让人感到这光环来的有点心虚。

有这种心虚的感觉,是因为经常被一些事件所挟持,这一个百无聊赖的夏天,大家太爱制造话题了,游泳夺个冠军,田径跑个决赛,明星换个对象,都能调动起全民性的兴奋,用句东北话说,邻居老王没在家,多大个事啊,至于这么群情激昂,好像刚打完鸡血又吃了人参似的。

这么说《三体》得奖确实有点泼冷水,败兴,可是大家心里都明白,中国也就这么一个大刘,拿得出手也只有《球状闪电》《超新星纪元》《三体》这几部长篇,都是基本上的神来之笔,而且《三体》之后,大刘也陷入了创作的低谷,与科幻基础强大的美国,奠定硬科幻理论基础的大师们相比,咱们中国的科幻片还真的很落后,王晋康、何夕、韩松,这一套人马太孱弱了。 

文化的发展,并不是一个奖,一个特例就能改变的,中国有很多优秀的人,经常凭着一己之力就改变了历史,就像莫言的诺贝尔文学奖,就像姚明打进NBA成为巨星中锋,苏炳添跑进了世锦赛决赛,这此小概率事件往往是基于一个人的特殊体质,而不是真正的繁荣和强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我们的文学正在没落,我们的篮球每况愈下,我们的田径依然是牙买加人和美国人身边的小白鼠。《三体》也是这样,即便再拿个星云奖成为天下至尊,也依然是一个人的胜利。中国乃至亚洲,仍然是科幻文化的盐碱地,不说毫无希望,也是看上去前景相当悲观的。

说到《三体》,就不得不说一下刘慈欣正在担任顾问的电影版《三体》,这部游族主控、张番番执导的项目已经杀青了,但是依然不被看好,当初一公布出来就被普遍唱衰。大家并没有瞧不起新公司和新锐导演的意思,而是华语电影根本就没太有让人信服的能力和经验把《三体》拍好,咱们现在最强的商业制作就是《捉妖记》了,那是在好莱坞行走多年积累下的技术家底,加上超水平发挥的产物,即便这样,依然和小说版《三体》不是一个量级上的东西。科幻片格局宏大,逻辑复杂,以及惊人的想象力,使影像相形见绌,好莱坞也不是年年都有《黑客帝国》和《星际穿越》《普罗米修斯》,还经常拍些简单如大至《侏罗纪世界》小到《超体》式的爆米花科幻,对稍微深一点的题材也不敢轻易下手。张番番行吗?别怪我们怀疑你,这真的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三体》把相对最单纯的第一部改编得比较顺畅,毕竟是有特殊的时代感,能把人物的命运和星球的命运讲好了,简单点,纯粹点,不靠技术取胜,也只能是避实就虚的小聪明,在某一个标准上让书迷和影迷满意,就算最好的结果了。

接下来,刘慈欣小说还会接连有《乡村教师》、《流浪地球》《超新得纪元》和《微纪元》被搬上银幕,当然,不排除有一些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夭折,就现在来看,最可能成事的还是《乡村教师》,因为它篇幅小,内核接近一个情感片,但是这部电影还不见踪迹,估计一时半会拍不成。

虽然不值得庆祝,要继续发扬胜固欣然败亦喜的优秀传统,认清不足,不要盲目自大。但必须得说刘慈欣和《三体》已经被写进了世界科幻史,随着英文版的发行,亦让世界认识了中国的科幻,毕竟,论《三体》的成色,真正的是世界级的水准。希望大刘能写出新的作品,也有新人能不断涌现,毕竟全世界的科幻都在走下坡路,正是咱们迎头赶上的时候,若是只沉醉在过去的荣誉里,那真是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