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应用号:理想很远大,但现实亦很残酷!

从我个人而言,我是希望微信应用号赶紧面世的。但是,应用号的理想虽很远大,但现实亦很残酷,微信需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微信应用号:理想很远大,但现实亦很残酷!

毫无疑问,微信已经到了发展的瓶颈。

用户数量,已经很难呈倍数的剧增,除非走出国门;商业化,已呈畸形,微商、微信公众号的弊端越发明显;用户的辨识能力,依然在一个很低端的位置停留,“微信故事”链接会盗号谣言的传播速度让人震惊。

这些,微信官方清楚得很,甚至洞若观火。

那么,微信的下一步该怎么走呢?

微信公开课PRO版活动上,微信之父张小龙把微信的下一步小小的剧透了一把。微信的未来,是一个叫做微信应用号的新型公众号!

虽然这个微信应用号还仅仅是停留在张小龙的寥寥数语之中,但我们却能很清楚的觉察到微信的理想,也可以叫野心。

微信的理想是什么呢?我猜测是这么几点。

一,微信要革了APP的命,一个“全家桶”式的微信要占领用户的手机屏幕。

既然应用号可以代替APP的作用,那么与其在手机屏幕上装那么多的APP,还不如只装一个微信。一个微信,就可以囊括我们生活中几乎所有的应用。理论上讲,如果微信的意图实现了的话,那APP就没有存在的必要,甚至说就不可能存在了。微信要革了APP的命,一个“全家桶”式的微信要占领用户的手机屏幕。当初,QQ占据了PC桌面的一个角落,但却没有实现全面占领。而今,微信应用号要实现在手机屏幕上的垄断。

二,微信要通过应用号这个新生事物进行彻底的商业化、成熟的商业化,而不是半生不熟的商业化。

微信的商业化,一直在进行。但因为有着微博的教训,所以一直很谨慎。之所以谨慎,是因为利益的诱惑会像白蚁一样让微信的基础一点点被掏空。微商,在事实上已经被证明是一种自毁长城的行为。而大部分公众号的运营,是以透支微信用户的信任为代价的。这种信任一旦退化甚至消失,那公众号的未来堪忧。所以,我始终认为目前微信的商业化是半生不熟的。而张小龙的“商业化存在于无形之中”,才是真正的成熟的商业化。

三,让微信应用号成为微信用户生活的一部分。

在我看来,上瘾的东西,不是生活的一部分。比如烟草,比如酒类,甚至比如低头一族的微信。那什么才是生活的一部分呢?是那些并不随时依赖,却已经与人融为一体的东西。比如家里的炒锅、燃气阀门,你不会随时去看它,但你要做饭时却要必须用它。微信应用号的理想是什么呢?应该说是这样的:你不需要随时去关注它的动态,但你要旅行时,就去看关于旅行的应用号,平时就让它在角落里沉睡。但是,它已经是你的一部分。

以上三点,应该是微信关于应用号的理想。

但是,微信应用号的理想虽然很远大,但现实亦很残酷!

首先,手机厂商是否会满意微信的理想,硬件厂商是否会满意微信的理想,开发者是否会满意微信的理想。

众所周知,国内手机厂商的利润很多来自预装软件,以及APP的推广。一旦APP被革命,那手机厂商的收入必然会大受影响。而当用户不再需要那么多APP的时候,硬件配置的重要性还会如以前那么重要吗?至于APP开发者,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没有了,怎么办?

其次,微信应用号的门槛会是个问题。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不满意这种理想,那些行业机构也许会因为节省了一大批推广费用而高兴。但是,他们不缴费能进得去吗?于是,一个问题来了,应用号大家庭的门槛会设置的怎么样。如果这个门槛很高,或者说费用不菲,那么前述关于取代APP的理想化状态将很难实现。

再次,手机屏幕上APP拥挤的状况消失了,可微信里将更加拥挤不堪。

手机上装几十个甚至更多的APP是个灾难,那么微信里关注同等数量甚至更多的应用号岂不也是个很苦恼的事情?

第四,应用号的运营是个问题。

每一个行业应用,就是一个公众号,这给更多的专业机构提供了机会。但是,企业号怎么办?这会不会矛盾?而企业号的教训会不会重演呢?应用号应该是由专业机构或公司企业运营,但是,之前企业号的繁琐是让人望而却步的。我替亲戚申请了一个门窗幕墙方面的企业号,但因为技术上的难题一直闲置。所以我想说的是,并非所有的应用号都是懂技术的技术帝来运营,也并非所有的应用号都有能力雇佣一个团队来运营。所以,能否让应用号更简便一些是个问题。

最后,是个遥远的话题,据说智能手机不久以后会消失,微信最好准备了吗?这个应用号会适应未来吗?

从我个人而言,我是希望微信应用号赶紧面世的。但是,应用号的理想虽很远大,但现实亦很残酷,微信需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首发iDoNews专栏)

个人微信:jiangbojing-2014

微信公众号:jiangbojing2013,或搜索“姜伯静”,或扫描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