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是民主的试验田

微信既具有经济意义、文化意义和社会意义,也具有政治意义。微信在推动民主进步的过程中,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文/孙恒

“……遇到另一个自己 别说我们来不及 已经来不及 来不及把梦想提起 对时间不语 对沉默着迷 张望另一个自己……”何炅的一首《另一个自己》,唱哭谢娜、触动鉴音团众人心扉、从细节处再度拔高节目宗旨之时,所营造的温情画面,也为《偶滴歌神啊》的收官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非大型、不靠谱、伪音乐”却圆满收官

是的,《偶滴歌神啊》自《奇葩说》之后,可谓又创立了一个“纯网综艺”的典范。无论是舞美、环节、被猜选手人数和主持结构,抑或节目的定位及其内容设置,皆可圈可点。也正因此,表现在口碑方面,则是一系列非常可观的数据:

首播(8月5日)当晚,两个小时点击量突破800万,上线8小时突破1000万;两期节目播放量已经突破了8600万,吸引近七成网生代的追捧;上线两周播放量破亿,上线仅一个月总播放量累计突破2亿,同时,连创百度风云榜综艺节目第一、微博话题总榜第一, 微博热搜第一等多个冠军;目播出过半,总播放量突破3亿,集均播放量超4300万……

第二季即将面临的巨大压力

然而,当《偶滴歌神啊》第二季大抵已经确定2016年8月播出,第一季表现出的弱点却不得不提。

第一,审美疲劳。《偶滴歌神啊》的舞台上,真的够“乱”:主持人要么唱、要么跳,时而高喊“菠萝菠萝蜜”,召唤出两个荷尔蒙超标的大汉,时而拿把水枪说要给人家卸妆,时而普通话“破音”且还夹杂着非标准的英语“xxx,you choose who”;主持人与鉴音团、鉴音团与嘉宾,嘉宾与主持人之间,则是或互黑、或互捧、或自嘲……那么,第二季必须得考虑的是,怎么设置节目流程,让观众听到或看到,比如谢娜那“哈哈”魔性的声音,张大大的耍贱,瑶瑶的大胸,等等,不至于反感?

第二,底线怎么坚守。由于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相比传统电视综艺节目而言,网络节目的自由裁量权相对很大。如此一来,就有一个底线的问题。《偶滴歌神啊》总体而言并没有问题,但依旧有些隐患。比如,互嘲、自黑的底线。节目中最明显的是,张大大往往成为众矢之的,他的身高、长相,往往成为被攻击的点;一些言辞也有问题,譬如有一期中的“旁光”(余光),“我没有摸”(小五对瑶瑶说),以及对一名选手从头至尾叫“猪刚鬣”等;。虽说诸如此类可能都是桥段设置,当事人之间也可能一笑了之,但它的价值导向确实有些问题。众所周知,赵本山之所以在美国碰到水土不服,就在于它的作品中有歧视之嫌。当节目中的此类倾向越多,恐怕某总局就会越看不下去。

第三,同质化竞争以及怎么戴着镣铐起舞。由于创新乏力但山寨第一,国内综艺节目(当然不止),最好的一口就是有样学样。比方说,《中国好声音》火了,一系列歌手和声音都会来;《爸爸去哪儿》火了,亲子节目会流行;《奔跑吧兄弟》火了,明星们纷纷刷屏耍宝、逗你玩。所以,《偶滴歌神啊》极有可能会面临因大量仿效而来的同质化竞争。由此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则是怎么戴着某总局的镣铐起舞。此前,某总局刚刚宣布“对网剧的审查管控力度也将前所未有的加大”,而在网络综艺节目方兴未艾的当口,某总局之手伸进来显然只是时间的问题。

《偶滴歌神啊》怎么走的更远

坚持己有优势。比如,清晰的定位不能变。《快乐大本营》之所以长青不老,就在于他的定位非常明确,针对年轻人。我觉得此举最大的好处就是用户的忠诚度会非常高。毕竟,伴我们走过青葱岁月的东西,总是会让我们难以忘怀,更别说割舍。

创新,创新,再创新。实际上,同《偶滴歌神啊》一样,来自热门IP《看见你的声音》的,还有北京卫视和优酷土豆台网联动的《歌手是谁》,可惜,最终观众只记下了《偶滴歌神啊》。更确切地说,《偶滴歌神啊》之所以能够在众多歌曲类节目中脱颖而出,关键在于创新。比如,不停留于原版,在在舞美、环节、被猜选手人数和主持结构做了更多“本土化”的调整;再如,抛弃了传统音乐类节目的高大、深沉,反而自创无厘头爆笑风格,将“说学逗唱”等元素融入节目中,打造出独树一帜的“悬疑类”、“侦探类”的歌唱节目风格。就表面而言,《偶滴歌神啊》接下来最有效的是根据每一位请来的有名歌手,来设定节目流程。毕竟,每一位歌手的风格、性格都不一样,可以由此作为切入点。

本文系挨踢评论尸(微信号:itplshi)原创,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