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App涉黄下架前后: 直播软件的延迟和审查潜规则 

王思聪只用10分钟就决定投的一款App究竟有着什么样的魔力?

文:李健华

图:尹夕远

编辑:汪再兴

秒杀

2015年7月末的一个晚上,43岁的台湾人黄立成走进上海一家高档日本料理店,这是他第一次与王思聪见面。前者少年成名,1990年代,高中还没毕业的他与弟弟黄立行、表弟林智文从美国回台湾组建“L.A.BOYZ”组合,成为当时台湾歌坛炙手可热的嘻哈歌手。后者的父亲则是中国大陆首富、万达集团创始人王健林,王健林很信任他的儿子,为此,他让王思聪独立掌管一家首期投资规模5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公司。这位1988年出生的年轻人喜欢打《英雄联盟》,并因此投资了众多游戏制作公司,包括买下一支专业的游戏战队。在新浪微博上,拥有1702万粉丝的王思聪语言风格大胆,刺激,看上去并不是很懂礼貌,不过这也使得他在一众无聊的中国富家公子群体里显得与众不同,被许多中国年轻女孩当成梦中情人。他是娱乐圈的宠儿,经常和中国新兴的年轻明星、女模们自拍,他的女友就是一位通过中国社交媒体走红的网红。

介绍两人认识的是他们彼此的好友——飞鹤乳业副总裁涂芳而。涂芳而在港台娱乐圈有很多好友,其弟涂百锋是台湾演员。涂芳而与黄立成、王思聪、李玖哲和吴建豪都是好友。

涂芳而认为,黄立成与王思聪见面或许会有合作的火花,让黄立成“一定要飞过来跟思聪见面”。黄立成告诉《博客天下》,跟王思聪见面前,双方完全没有交流过,当时只是抱着“认识一下”的心态飞过去。

“我跟思聪有很多共同点。”黄立成说,“我本来就是台湾演艺圈的人,我旗下的歌手有李玖哲,他在做香蕉计划(一家娱乐经纪公司),最近签了韩国女子组合T-ara;他做熊猫TV,有IG电子竞技俱乐部,我也有Machi职业电竞队;他家有万达电影院,我自己也做过电影制作人。”不过来之前他也会提醒自己,“见面,交友是交友,投资是投资,聊得再好,不等于人家会投。”

那场席间一共5人。在饭桌上黄立成告诉王思聪,自己正在做一款名叫17的直播类App,王思聪也在现场用手机打开17研究起来。43岁的黄立成和27岁的王思聪从17的用户量、日活跃用户量谈到17的直播功能、分润机制,再到17的发展方向和互联网新媒体的未来。黄立成说完,王思聪给他打气,“别的产品不行,但是17可以。”

“精准”、“决断力”是黄立成在采访中提及王思聪时出现频率最多的词汇。在他眼中,王思聪是一位聪明、干脆的人,提问没有半点废话,绝不会浪费时间。

10分钟后,王思聪问黄立成:“你会让多少股份出来?”得到黄立成确定的答案后,他说:“好,我投。”

这场10分钟的对话让黄立成投资开发的17从王思聪手上得到一笔百万级美金的投资。黄立成向《博客天下》事后回忆那场会面,“这就是‘秒杀’,就是这么快结束,可以说他的判断力非常快。”

17在接下来两个月的表现并没有辜负王思聪10分钟拍板投资的决断力。它相继在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美国的苹果App Store排行榜登上榜首,并在2015年9月25日冲到中国免费榜第一。

17App创始人黄立成

2015年9月26日15点57分,王思聪在自己拥有1600多万粉丝的新浪微博上,置顶了一条写有“17”和配有他17ID界面图片的微博。这条微博也迅速吸引了中国内地网民和媒体的关注,让17的知名度在内地更快传播开来。据媒体报道,截至今年9月,17每月活跃用户量达到200万,每日活跃用户量有70万。

下架

2015年9月29日,王思聪在微博上替17站台的3天后,17上演剧情逆转。在无任何预警的情况下,这款直播App被苹果方面强制性下架。

这让黄立成感到错愕,但在台湾社会和媒体的很多人眼里,17的下架似乎在意料之中。随着用户数量越来越多,有不少人在17直播色情不雅内容以吸引关注。在下架前,陆续发生有用户在直播自慰、吸毒、性行为、女童洗澡的画面,这些内容引起台湾整个社会舆论对17的批评。

2015年10月3日,在王思聪创立的熊猫TV上海派对上,黄立成与王思聪第二次见面,这也是17下架后他们首次见面,但王思聪并没有因17的下架对黄立成有不满。

“思聪他很挺我,他百分百地信任我们团队。”黄立成告诉《博客天下》。

17遭遇突然下架后,黄立成和他的团队第一时间联系苹果方面了解原因,得到苹果的回复是17涉及不雅内容。

下架前,17的用户量达到700万人,但监控内容的团队只有9到14人轮班监控。

“人手不够,9个人根本挡不住700万人的内容发布。”到9月份,17里面的涉黄内容越来越多,黄立成决定把17的涉黄大户全部封号。这些涉黄分子纷纷把阵地转移到Periscope(Twitter旗下的直播软件),Periscope的排名一下子升到排行榜第二,仅次于17。

“我觉得不公平。”黄立成说。他认为不公平的原因是,17把涉黄用户封号仍然被苹果下架,但苹果并没有一视同仁地把Periscope下架。

涉黄风暴仍在发酵。据台湾媒体报道,10月5日,台湾警方锁定5名在17发布不雅内容涉嫌人传唤到案。

台北刑事局表示,17对外以会员可经由达成指定的条件,与公司共同分享利润为号召,致使会员为冲高人数及流量,竟以散布违法影片内容,引诱大量会员造访网站,再因公司对会员审查机制过于松散,缺乏有效监管,引起社会大众不安及舆论批判。刑事局还传唤黄立成与股东陈泰元到案说明,以理清他们和网友之间是否有不法分红对价关系。

传唤结束后,台湾媒体传出黄立成被限制出境。不过在2015年10月12日,带领17的用户到美国旅行的黄立成,用17现场直播自己离境实况,打破被限出境的传言。

国内另一款与17类似功能的直播App花椒直播联合创始人田女士说,在国内,直播类软件碰到的最大问题是涉黄和涉及政治的问题,因为是直播,花椒会有一个延迟6秒的发布。她解释,比如央视的直播也是延时,不过观众并不会察觉。“但这是必须的,一旦发现问题我们随时把内容封掉。”

据田女士介绍,目前花椒直播的内容监控团队有100多人,一共三道流程把关,第一轮过滤敏感词程序,再经两轮人手筛选内容。

田女士认为,花椒直播既有移动App也有电脑版,在软件刷新的前台,并不是每天所有的内容观众都可以看得到。据她称,花椒到目前为止每天有两万个直播,但用户真正能在前台看到的只有二三千个直播,其他敏感或不雅内容都会被筛选掉。

17在9月29日下架后,国内的一些直播软件顺势吸纳了不少17的潜在用户,也包括涉黄用户。

典型的例子便是一款叫“在直播”的App,十一期间吸纳了不少17的用户。但是监控力度无法与用户数量匹配,涉黄内容太多,几天后也被苹果下架。

田女士也承认,17的下架为花椒直播带来了更多的新用户,“特别是17刚下架的几天,我们的用户增长为平日的3倍。”

黄立成告诉《博客天下》,17下架后出现了很多山寨17的软件,无论界面还是功能都与17一模一样,还有一家上市直播平台直接把下载链接名称标成17,但是点击下去,下载的则是他们自己的产品。“太不要脸了。”黄立成说。

17的转机出现在10月12日。当天,黄立成的团队第一次与苹果面对面谈判重新上架的事。

10月29日,黄立成在Facebook上宣布17已在Apple Store重新上架,并上传了一张17重登香港免费榜第一的截图,邀请网友下载使用。

在10月29日发布的最新版本中,黄立成强调,自己已改善了内容审核机制,直播都将被24小时监控,并保证任何色情、暴力、违法的内容将会被移除,发布这些内容的账号会被永久冻结。

重新上架后的17,对未来的盈利模式仍然在摸索阶段。

黄立成说,目前规划的方向,一是目前已在测试中的广告功能;二是订阅功能,未来17的用户如果想享受一些更好的功能,可以付费使用。

Hip-Hop领袖

今年43岁的黄立成,说话夹杂着英文和不太流利的国语,理着板寸发型,身上带有一股难掩的嘻哈气质,看上去比他本人的年龄要年轻得多。很难想象,有人会把这位“台湾演艺圈老江湖”与一款红遍亚洲的互联网App创始人联系起来。

1972年出生在台湾云林县虎尾镇的他,两岁的时候跟随家人移民到美国加州。1990年代才回到台湾开始自己的演艺事业。

在17的投资者、之初创投创始人林之晨眼中,“L.A.BOYZ”组合启蒙了当时台湾年轻人对嘻哈文化的理解,黄立成则是他那一代人“精神领袖级的人物”。

与大多数明星歌手只发展演艺事业不同,在演艺圈有绰号“麻吉大哥”的黄立成多次“踩界”创业。

26岁那年,他第一次与互联网产生连接。在美国成立了一家软件翻译公司的他不幸遭遇互联网泡沫,最后只能把公司卖掉,回到台湾成立麻吉娱乐公司。之后,他又陆续经营夜店、餐厅、Spa馆等业务。黄立成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很理所当然,“那些年做过很多有的没的,就是喜欢创业做生意”。

外界普遍认为,17能够爆红的原因之一,因为黄立成在演艺圈的人脉关系。

事实上,黄立成在17上的传播逻辑更多是受到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启发。

他告诉《博客天下》,当年Facebook刚开发出来时,只限于哈佛大学的学生使用,并没有急于扩张,很大程度是要找准切入点并积累优质用户,之后才逐渐开放给常春藤盟校注册,最后才开放给全美国每一个人使用。

他说:“你看美国的Periscope,一开始里面玩的都是研究电子技术的人,外行人看他们的直播会觉得很无聊,我干吗要看你呢?反过来,如果我来到一款App,里面有自己喜欢的明星直播他们的私生活,跟你聊天,你会觉得很有趣。”

不过他并不认为,一个娱乐圈可以捧红一款App,最主要原因还是产品自身足够优良。“但是这个宣传策略是正确的。”

在麻吉波波公司推出17之前,黄立成还曾投资开发过一款“好麻吉”社交App。

“虽然当时‘好麻吉’的市场反应还不错,但是他们认为这款App成长性有限,可以赚钱,但是没办法做到海量用户。”林之晨回忆说:“Jeff(黄立成英文名)认为直播是未来社交App的方向,当时的17还处在构思阶段。”

运营一款直播App成本相当高,在没有达到一定用户数量前,意味着无法获得广告营收,是一个极其烧钱的领域。所以,黄立成找到林之晨,希望能够投资他。

2015年7月25日,台北市信义区基隆路2段189号4楼麻吉波波公司。已缺眠多日的黄立成终于收到了技术团队的消息,17 App已完成最后测试。心情兴奋的他急忙拨通了弟弟黄立行的电话,“快停下来,赶紧去下载17!”接着,他又打给了李玖哲和吴建豪。那时候,黄立成一口气打了接近100通电话给他的明星朋友。

当天17正式上线。首日用户达到3万人,系统瞬间崩溃。包括黄立成在内,当时只有9个人的团队连续两周都在抢修服务器,挡不住每天如病毒般侵入的数万用户。

17的主力用户从台湾演艺圈明星迅速扩散到香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这些同属大中华区的演艺圈,以及台湾当地的年轻人群体。

对一款初创的App来说,17是幸运的。它在极短时间内便度过了积累用户的痛苦期。

分润

“17——你的生活点滴”是这款App的全名,这个名字起源于黄立成的灵感,也是他的幸运数字,与“一起”、“义气”同音,大意是直播能把人与人的关系拉近。

黄立成决定在17加入用户分润机制。这个机制规定,“当您在17建立粉丝群,并上传照片,进行直播,就可以获得分润;粉丝群越多,您的分润也会成长得越快”。当用户分润累积到3000新台币(折合约582元人民币),就可以在下个月领取17的分润。

当《博客天下》问黄立成,为什么要在直播软件中建立分润机制时,原本轻松的黄立成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因为我是演艺圈搞音乐出身的,我写的歌词,我一辈子都有版税。”他说,“用户分润是17最重要的部分,微博和Facebook是没有这样的机制的,平台用你的内容去赚广告钱,他没有分钱给你,这是不对的,这是你个人的智慧财产,必须得到尊重。”

林之晨说,黄立成在台湾演艺圈的朋友们经常向他抱怨,他们在Facebook免费分享自己的照片、视频,Facebook在这些内容周围加广告所赚到的钱并不会跟艺人进行分成。但到艺人出唱片后,想在Facebook进行宣传时,Facebook却要向他们收钱,否则,就会控制流量不让艺人触及他们的粉丝。黄立成认为,这是一种剥削行为。

黄立成后来参考YouTube的商业模式,当用户在上面播影音视频,YouTube赚到的钱会跟用户一起分。而且,用户从广告费分到钱的比例比YouTube自身获取还高。黄立成认为,这样的游戏规则对创造内容的人来说更加公平。

事实上,17的这套用户分成机制开始实施时并不顺利。在早期,用户提取分成,必须要填写身份证资料和提供银行账号,17才能把钱发放到用户手里。

当17的用户量达到20万时,黄立成在后台发现,竟然没有一人填写资料。他问那些达到领取分润要求的人为什么不填资料拿钱,得到的回复都是“担心是诈骗集团”,“不想自己的资料被泄漏”。这让黄立成感到无奈:“我们分钱给你们,你们还怕!”

例外是台湾女子组合Dream Girls的李毓芬引发的。那天,管理后台数据的同事看到李毓芬的资料时,转头问黄立成:“这个不会真的是李毓芬吧?”黄立成向朋友核实确定是她,吓了一跳。

黄立成笑着告诉《博客天下》,别人都不敢去填,她不仅把资料填满,还把身份证都上传个人资料库,“她是一个很乖,很单纯的女生。”

鉴于此,17把早期用户填写银行卡账户资料提取分润的方式修改为支付宝和PayPal方式提取。“这样做后,用户才放心去提取分润。”黄立成说。

25岁的Cooky是北京一家创投公司的媒体总监。外表青春活力的她,骨子里却是一名“技术宅 ”。9月炒亏股票的Cooky无意在朋友圈中看到这款“只要在上面直播说说话就可以赚钱”的App,就非常感兴趣地下载下来玩。中秋假期,这位女白领几乎每天都在17直播自己擅长的科幻小说和物理冷知识,最高观看人次达到2万人。

“这有点像街头卖艺,突然间有上万人专门围观你一个人的感觉很爽。”Cooky说。

Cooky很享受自己在17里被众人围观的“巨星感”。她发现,之前身边朋友完全没有兴趣听她说的小众冷知识,在17上却有如此火爆的市场。

“在直播的时候,你会找到同路人,他们会在乎你说的话。”她说,玩到后面,自己早已把分润赚钱的事抛诸脑后。

北京体育大学大三学生张捷思玩17不足一个月,目前的分润积累100多元。他认为,分润需要付出的时间成本太高,还是学生身份的他暂时不会刻意追求。

来自马来西亚的Wilson,目前在17的“年”排名是第12位(17的人气排行榜分为年、月、周、天、小时排行,每类排行有100个名额,按用户获点赞数排位),也是100位年排名红人中屈指可数的男生。他从2015年9月开始玩17,一个月时间,个人的分润达到1000马币(折合约1472元人民币),已符合提取分润的条件。他对《博客天下》说:“分润更多是鼓励,并不会刻意去赚钱”。黄立成也承认,如果用户想利用分润机制来赚钱,必须要努力经营自己的账号。

黄立成初步统计,目前在17能提出分润的用户超过100人,截至9月份,有的用户最高拿到了900美元的分润。

“事实上,17只有两成的用户经常直播,其余八成都属于围观者。”黄立成说。

林之晨认为,大多数用户是因为有好内容才来,并不一定是因为有分润才来。重点是这个分润机制能不能吸引想要制作优质内容的用户来玩。在他看来,所谓的优质内容尚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区分,“比如内容是娱乐性质的,它会让你看着会心一笑、感动,而不是那些太色情和粗俗的内容。”

直播世界

10月12日,黄立成挑选10位在17表现良好的用户,带队到美国洛杉矶等地旅行。黄立成把这10位用户称作“制作人”。他希望把这个活动打造成一场真人直播实况秀。

“我们会一起去玩,比如带他们去看一场NBA球赛;去看一场明星演唱会,带他们到后台跟明星近距离接触,然后把直播分享给大家。”黄立成说。

“但我们不会规定让他们一定要直播,他们想直播就直播,不直播也没关系,就是一场在旅行中自然发生的直播实况。”黄立成甚至鼓励他们,如果在旅途中玩得不开心,你也可以在17的直播上开骂。“我都无所谓,因为这些内容都是没有经过剪辑,是最真实的情况。”

17这款能够随时随地直播的软件切中了大中华地区潮男、潮女追求表现自我、排解都市寂寞和追求猎奇的心理。

黄立成认为,直播是年轻人一种新的娱乐方式。他形容,年轻人普遍喜欢自拍,但是直播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要比自拍强100倍。

2015年9月17日,17App台北记者会上,创始人黄立成与CEO陈泰元(右一)

在花椒直播联合创始人田女士眼中,花椒、17和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的YY虽然都是视频直播平台,但并非同类型产品,吸引的年轻人群体自然不一样。“YY像演舞台,一边演出一边看。花椒、17更加追求平等、现场感、自我存在感。”

黄立成告诉《博客天下》,目前17平台上拥有1000万用户。记者发现在这一千万人中,有的女孩会在深夜1点躺在自己的床上跟大家直播聊天;有的人会选择在固定时间跟大家讨论自己经历过的灵异故事;还有的外国用户直接跟大家分享自己的生活点滴,也有一些有特长的年轻人在上面表演吉他演奏,唱歌,书法。

一位杂志模特在微博上半开玩笑说:“自从开始用17我基本上抛弃微信了”。

2015年10月23日晚上9点,北京体育大学大三学生张捷思在宿舍里摆一张1米5宽的小桌子,桌子上放上自己的iPhone6手机,将手机摄像头对准自己。桌子前放置的一架价值3000元的Yamaha电钢琴,这是张捷思在17直播时用到的最贵的设备。

当晚的直播演唱,张捷思演唱的是五月天的《拥抱》,一共有472个粉丝观看了他的直播演唱。

张捷思告诉《博客天下》,之前他在微博上看到他的朋友不断转发“快来17 追踪我”的微博,喜欢跟风追潮流的他也到App Store下载了这款App。

张捷思学的是体育管理,对音乐只是爱好。大学时,他与朋友3人组建乐队,在其中担任键盘手。相比主唱,在乐队中他更多是作为演奏和伴唱的角色。

第二次直播时,这位键盘手尝试用自弹自唱的方式表演,一下子吸引上千人的围观,这一次粉丝涨了一千多人。同时这也让他意识到“原来自己唱歌可以被那么多人喜欢”。

直播成名让张捷思获得了他在现实生活中从未有过的认同感,但也会给他带来小小的麻烦。

在微博和微信上,他每天收到很多粉丝的私信,在北京读书的一些女大学生甚至要求与他见面。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发生在10月初的一个下午。张捷思在上物流管理课,坐在后排的他忽然看到课室外有很多人在看他,他认出了那位手持一袋零食和一盒巧克力的女生——17的直播铁粉,于是他出去接受礼物并道谢后回来继续上课。之后数次,铁粉女生又开车到张捷思的学校找他见面并表白。

“觉得有点尴尬。”张捷思说,“虽然直播让我获得认同感,但是在现实中还是希望保持一个不被打扰的状态。”截至2015年11月8日,这位非音乐专业的大三学生通过直播演唱收获了15700个粉丝。

在17上,ID名为“越南宝宝”的是浙江一名18岁高三女生。十一前夕,她在朋友圈第一次听说这款App。

“我觉得这跟学习并不冲突,偶尔能玩直播很开心了。”这位高三女孩告诉《博客天下》,只要时间允许,不管是在中午回家的空当还是夜晚临睡前,她都会抽空直播“跟观众逗比聊天”。

这种简单、随意的互动方式,让她一度在17的“小时”排行榜位列第6名。

“为什么喜欢玩17?”

“因为它是中国版Instagram,还可以直播。”

某种程度上,17这款App成了这位中国女孩使用墙外产品的替代。

“如果你想了解自己喜欢的一个明星或网红的近况,平时只能在微博上等他更新信息,但在17的话,你可以更加直观地看见他本人,还可以即时问一些你想知道关于他的事,他会很直接回答。”越南宝宝说。

更多都市白领用17是为了杀死寂寞。Cooky的直播一般都选择在晚上进行。孤身一人来到北京打拼事业的她,平时大部分时间在公司上完班,都会直接回家。回家后,她一个人煮饭,一个人吃,“都是一个人,生活很无聊。”现在,她尝试在17上直播自己煮饭,这位女白领会一边煮饭,一边跟大家聊天,大多聊天内容都很细碎,“这道家乡菜该怎么弄,明天会吃什么样的菜。”

“到晚上一个人会觉得特别无聊,跟大家直播就有趣多了。”Cooky说,除了跟大家科普物理冷知识,有时候在工作上遇到不顺、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会打开直播跟大家聊天,“有话想说就说,没话的时候就发发呆。”

拥有121000粉丝的创始人黄立成和393900粉丝的王思聪则是17中的大V。前者在工作不太忙的时候,一周会直播3次与用户互动,了解大家的使用体验。后者在17上的个人说明延续他一贯出位的风格,叫做“你老公”。王思聪并不常使用直播功能,在17图片的分享中,你能一窥这位富二代的上流生活:他与TFBOYS的合照,他与一队韩国女子组合的合照,两张哈士奇的照片和他正在理头发和弹吉他的照片,两张照片上的文字分别是“韩国这造型是牛逼啊”和“我操,我好帅”。

17给黄立成带来的不只是疯狂增长的用户和财富,更重要的还有见识。一天晚上,跟朋友在台北一家海底捞吃宵夜的时候,他随手打开手机看17上的直播,他看到一位21岁美国女黑人在纽约自己的房间跟大家聊天,这场刚刚开始的直播已经有超过200人观看。

黄立成当时看到,这位黑人女士身后的一个架子上摆满了奖杯。好奇的他当即向这位女士提问,她身后的奖杯是什么?黑人女士告诉黄立成,那是她在比赛时赢得的奖项,她本人就是美国一项球类运动的女子投手冠军。

“你能想象吗?你可以在直播上面近距离看到她。这一秒她就在那边动、声音听得清清楚楚的,但是她却离你好几千公里远。”黄立成说,“这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黄立诚非常享受17带来的意外之喜,“如果没有17这款软件,我或许就不会认识这位美国第一的女投手。”

————————————————————————————————————————————————————————————————

文章首发于《博客天下》207期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